AQLI Button / Circle / Large / Hamburger Created with Sketch.
政策影响

美国:清洁空气法案 (1970)

该法使污染减少了66%,美国人生活得更健康,更长寿。自1970年以来,主要归功于《清洁空气法》,空气细颗粒物污染减少了。仅仅由于这个原因,美国人的平均预期寿命就延长了1.6年。
如今,空气细颗粒物污染在美国大部分地区已不再是个大问题。但以前并不是这样。19 世纪时,工业革命的能源以煤炭为主,几乎没有被人们对健康或环境的担忧所制约。新的研究不断提升我们对当年空气污染严重性的估计。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美国工业从大萧条中复苏,人口随着“婴儿潮”一代的出生而增长,第一批高速公路建成,美国人涌向郊区定居,新家配备现代化家电。随着家庭和工业能耗增加,道路上车辆增多,污染开始加剧。

重度污染造成的影响开始显现。1948年,宾夕法尼亚州工业城多诺拉发生了重烟雾事件,造成了20多人死亡,有一半人口在不到一周时间内突发疾病。之后的几个月里又有更多人死亡,而随后几年的死亡率持续高于平常水平。

1948年多诺拉烟雾事件

多诺拉烟雾事件是一个工业化发展无视对健康或环境影响的极端而生动的案例。该事件让美国人认识到全国各地的日常污染水平对健康非常有害。到1970年,俄亥俄州斯托本维尔市区的细颗粒物污染浓度与近年来的北京相差无几。洛杉矶被称为世界烟雾城,而其他大城市也面临同样的问题。

 


政策

空气污染已成为美国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让人忍无可忍。在1970年4月首个地球日,全国各地数百万人走上街头游行,要求改善环境。仅仅几个月后,国会便通过了《清洁空气法》。这部标志性的法律

  1. 建立了国家环境空气质量标准(NAAQS),规定了细颗粒物和其他污染物的最大允许浓度。
  2. 制定了污染源排放标准,引导工厂安装污染控制装置,号召汽车制造商生产出更加环保和节能高效的汽车。
  3. 要求每个州政府制定计划,确保达到并持续符合环保标准。

同时,联邦政府成立了美国环境保护署,其职责之一是与各州、地方与部落当局配合执行《清洁空气法》。环保署会对新设施与新车进行认证,定期检查其是否违规,起诉未通过检查的设施所有者。这类诉讼要求被告不仅要以后遵守法规,还要支付罚款并向治理环境污染项目捐款。

1970 年以来,《清洁空气法》最初制定的规定和标准历经数次更新,以反映减排技术进步以及对污染安全水平认知的变化。[1] 几十年来,尽管其他环境政策和经济趋势最初并不针对空气污染,但它们对空气污染产生了积极的溢出效应。这有助于《清洁空气法》的实施。例如,20 世纪 90 年代初,布什政府为控制酸雨,实施了二氧化硫排放权交易制度,而二氧化硫也是细颗粒物的来源之一。除环保法规外,地方法规以及将重污染产业转移到海外也起了作用,但《清洁空气法》一直是环境改善的主要原因。 [2]


影响

《清洁空气法》很快对美国的空气质量产生了影响。到1980年,因控制工业排放,细颗粒物排放减少了50%,全国范围内细颗粒物浓度下降了20%。如今,美国的空气污染平均水平约为1970年的三分之一。[3]

随着空气污染减少,人们生活得更健康,更长寿。例如,在前烟雾城洛杉矶,细颗粒物污染自1970 以来下降了近40%,洛杉矶、芝加哥居民的平均预期寿命分别延长了1.4年和1.7年,纽约和华盛顿居民的预期寿命增长了2 年多。目前有4,900 万人生活在这四个大城市里,总体预期寿命快速增长。

在1970 年之前的几十年里,工业小城镇很少或从不控制污染,如今也取得了一些傲人的进步。1970年,亚拉巴马州莫比尔市的居民生活在严重污染环境中,按世卫组织细颗粒物污染安全水平的指导标准衡量,他们的预期寿命会缩短4年多。如今,莫比尔市的污染下降了85%,按目前的世卫组织指导标准,已不再威胁人们的预期寿命。

目前约有2.14亿人生活在从1970年至今都检测细颗粒物污染的地区。[4]这些地区的人平均可以多活1.6年,延长寿命总计3.32亿年。

图片说明:世界上人口超过5,000万的五大污染最严重国家,如果像美国《清洁空气法》那样使污染减少66%的前后对比 [/caption]

有关如何估算1970年PM2.5浓度和预期寿命因细颗粒物污染减少而变化,请参见 技术附录


[1] 1997年前,《洁净空气法》一直将PM2.5计入总悬浮颗粒物或PM10中。此后,PM2.5成为一种独立的指标污染物,有了专门的标准和国家监测网络。
[2] 例如, Chay和格林斯通 (2005) 研究发现,在20世纪70年代中期按《洁净空气法》细颗粒物浓度限值的标准被认定为不达标的县,在1980年细颗粒物浓度下降后住房价值显著上升。 夏皮罗和沃克(Shapiro and Walker) (2018) 研究发现,从1990年到2008年,促使美国制造业大多数减排的主要原因不是生产和进口产品的变化或制造业生产率的变化,而是环境法规。
[3] [3] 为了估计1970年以来细颗粒物污染物的变化,本分析报告综合了AQLI指数的污染数据和美国环境保护署的监测数据。有关估计方法的详情,请参阅上述链接的技术附录。
[4] [4]美国环境保护署的监测网络主要集中在人口最密集或污染最严重的地区,因此计算时排除了近1.14亿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