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QLI
政策影响

墨西哥城:ProAire 计划 (1990)

据称 20 世纪 80 年代墨西哥城的污染严重到鸟儿会在飞行途中坠亡。当地人说居住在此就相当于每天抽两包烟。即使是晴朗天气,也很难看清街对面。至于空气污染,“你可以看见它、摸到它、尝到它、把它从衣服上和狗毛上刷掉,”当时一个报道说道

在墨西哥城,污染是 20 世纪 40 年代开始的长达几十年的工业化造成的结果。那时,墨西哥城有数百万辆没有任何污染控制设备的汽车,以满载毒素和污染物的燃料为动力,同时遍布高污染的炼油厂、发电厂和工厂。而且,较高的盆地地形和天气模式意味着这些污染物无法排出大都市地区。

即使有关哮喘、癌症和神经心理学障碍等疾病发病率升高的报道,政府的工作重心几十年仍然是继续关注就业情况和生活水平。但公众的抗议愈演愈烈。作家 Carlos Fuentes 在小说里因英文里“墨西哥”与“导致生病”发音相似,将墨西哥城重新命名为“致病之城” ( “Makesicko City”),表达了公众的担忧。任职于墨西哥城的美国外交官每任职一年便可提前退休两年,作为对其健康影响的补偿。


政策

1992 年联合国宣布墨西哥城是世界上污染最严重的城市。自此以后政府开始实施治理政策,首先在 1990 年制定了《大气污染治理全面计划》(PICCA)。PICCA 要求新车辆安装触媒转换器,使用无铅汽油并制定了汽车尾气排放标准。

1995 年 PICCA 变成了《改善墨西哥谷地空气质量计划》,即 ProAire 计划。ProAire 进一步改善了车用燃料以及排放检查和标准,在工业设施中使用更为清洁的天然气取代煤炭和石油,并且将高污染工厂迁移出大都市区域。墨西哥国家石油公司 PEMEX 开始制造更加清洁、高效的燃料。

ProAire III(政策的第三阶段)实施时间为 2002 年至 2010 年,调拨 120 亿至 150 亿美元公共和民间基金。ProAire III 中包含了 80 多种治理方案,包括关闭污染的工业设施以及改善公共交通,减少汽车尾气排放。其中包括:

  1. 延伸地铁线路;
  2. 开通延伸城区交通的市郊火车线路;
  3. 启动拉丁美洲最大的共享单车项目 EcoBici;以及
  4. 建立铁路公交车,即基于清洁高效能源的高度快速公交系统,目前每个工作日的载客量超过 100 万人次。除了能够减轻空气污染外,据估计铁路公交车能够帮助墨西哥城每年减少 80000 吨的碳足迹。

目前,2011 年至 2020 年间施行的 ProAire IV 计划主要针对能源消耗、减排、持续绿化公共交通、重新造林和研究等方面。

每项改革都会经历争议。例如,城市的重大改革之一是实施“尾号限行”。该措施是根据车牌尾号的单双数,限制周内每天上路的车辆数量。然而,有证据显示一些居民为了避开这一限制,购买第二辆车或在限行时搭乘出租车出行。一些经济学家因此认为该措施并未对改善空气质量起到益处。


影响

尽管空气质量政策的影响仍然存在争议,但据墨西哥城监测数据显示,自 1990 年 ProAire 计划实施以来,颗粒物污染降低了 57%,居民寿命可因此延长 2 年。[1] 其他污染物浓度也大幅度降低。空气污染的减少大部分发生在 2000 年代中期。一旦最易达成的目标完成后,即最容易降低的污染得到治理后,污染水平便停滞不下。自 2014 年开始,颗粒物污染水平又开始攀升。

根据 1998 年至 2016 年间的 AQLI 数据,AQLI 预估由于 PM 污染的改善,平均预期寿命净增加了 1.6 年。如果 AQLI 数据覆盖至 1990 年,平均预期寿命的增加将更多,因为在 ProAire 计划实施初期污染减少得最快。

随后,交通成为最大的污染源。墨西哥城是一个不断向外扩张的城市,其排放污染物的通勤需要 3 个小时。城市结构调整无疑是解决问题的根本所在,但不管在财力还是实际实施方面都难以实现。而且,污染政策不仅要治理现有污染,还要跟上城市快速发展的脚步,这也是管理者面临的另一挑战。


[1] 本页面采用墨西哥城可追溯至 1990 年的地面监测数据,与 AQLI 地图工具中使用的卫星监测数据有所不同。因为 PM2.5 在 2003 年之前不属于监测范围,而 PM10 自 1990 年起一直在监测范围内,正如《清洁空气法案》政策影响页面所提到的,我们假设 PM2.5/PM10 比率在给定地点一直保持不变。墨西哥城的 4 个监测站点(拉梅尔塞、佩德雷加尔、塔兰潘特拉和利斯塔克)监测了 1990 年至 2017 年间 PM10 的情况,PM10 在这些年平均降低了 57%。